首页 | 学院新闻 | 学院通知 | 学习中心通知 | 教务通知 | 考务通知 | 学生活动 | 招生相关 | 毕业生相关

子产祠园与远程教育

    郑人游于乡校,以议执政之善否。然明谓子产曰:“何不毁乡校?”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辊辑讹之也。”然明曰:“蔑也今而后知吾子之信辊輰讹可事辊輱讹也。小人辊輲讹实不才,若果行此,其郑国实赖之,岂唯二三臣?”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在郑大老校区(有同仁避称“老”,而我觉得单一“老”字却胜过头衔无数),即在我所上的远程教育学院的金水河畔,有一子产祠园,此园曲径通幽,恬适雅静,常引得莘莘学子,矍铄老人,或三五成群,或独钓碧溪,其境妙哉。
在这样一个混凝土浇筑的世界里,能有这样一处“世内”桃源真让人颇为感怀啊。平日工作之余,我常常一人来在这里,不用拿书摆样,只这环境也能让人敞开思考想像的空间,尽情驰骋在自己的思想中。与周围的环境若即若离,我中有物,物中有我,或感苍生,或怀历史,或怨余时运之不济,或恨吾修身之不足。总之,子产祠园是一个能让我跳出自己看世界的地方,尽管这样的时间很短也很不易获得……

    子产,春秋时郑国人,有言曰:“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史记.滑稽列传》),关于子产民间有诸多故事,或见正史,或见稗史,但就如孔子所言:其人古之遗爱也。子产是一个以孔子的标准接近圣人之人。事过境迁,也许圣人的神话已经破灭,但子产对于郑国的治理我们现在还可在《子产不毁乡校》中看到一些轮廓。无论对于国家也好,对于个人也罢,最怕的既不是土地贫瘠、人口稀少、资源匮乏,也并非家中赤贫、门户败落,而是怕没有灵魂,没有气,没有血,只像一群群鸭子,哪里有吃的,便一下子聚集上去,吃饱了喝足了便再不问其他。郑国地小民贫,西有强秦,北有三晋,东有齐,南有楚,位卑而势微,子产通过广开言路等多种方法使百年内强国不能窥郑,用流行的话就是要:与时俱进。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人要想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必需不断的学习,不断学习才能从更高的层次、用更多的方法去纠正自己惯性的缺少自主、随大流的思路、思路不断开阔才能真正让自己从这个混凝土的世界中解脱出来,随心所欲而不龃龉。

    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我们现在生活在水泥钢筋的世界,我们变得凝固,变得冷漠,变得妥协,变得自我逼迫。上个星期,我和我的学生讨论玩火的故事,当我讲到我上六年级,我们小伙伴可以在冬日的野地里把一平方公里内的树枝捡来烧掉,用以烤地瓜啊,暖手啊等等时,他们说:“老师,你们是在老家吧,在哪里啊?”我说:“我家就在淮河路上啊……”这时我才又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早已经从时间和空间也许还有我们自己远去。我们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里,只是去一味的顺从现实生活那惯性的发展,却越来越少有人像乡校中的议政之人。乡校中的人议的是国家之政,我们却连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懒的去打个问号……

    郭德纲的相声中说得精辟:“现在的演员,会一段(相声)就不学了,会一段就能走遍中国了……成了腕了,就低不下头,就不想钻研了。”这段文字部分反映了我们生活工作中的一些浮躁之风,但是我相信愿意学的还是很多,尽管也还是处于某些目的。可是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不可能再进行全日制的学习,没有那个精力,也缺少时间,感谢现代化,感谢文明的社会,多少还留下个好使的东西:网络。也正是网络所支持的远程教育系统,让我得以学习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知识。我完全可以依照自己的时间和情绪去进行知识的补充,不必担心落下了哪门课,更不必担心因为时间的纠葛而耽误考试什么的。通过远程教育系统,不仅仅让我学到了知识,更不仅仅是一个可以用来晋级的文凭,它不仅仅是一种教育模式和手段,更使我们颠覆传统的学习方式,变被动为主动,变固定为自由。

    正是:“乡校之人,议政于野,惠及庙堂,子产之功也。网校之人,学习于野,变通思想,孰之功哉?”

郑州大学远程教育学院校内学习中心
单位:金水区南阳路第三小学
2007年秋季班汉语言文学专业
杨娟

 

 
版权所有:郑州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制作日期:2008年9月27日 管理登陆